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【深夜游戏节目】(32)【作者:剑君13恨】
【深夜游戏节目】(32)【作者:剑君13恨】
字数:145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32

  难得得深夜节目来了,不过由於林主持人和阿喜都流感请假关系,所以今天由曾国城和张景岚担任主持人,两人走出来后,曾国城说:「这成人节目我还是第一次接,还很紧张得。」张景岚说:「我也是,之前来的时候是当来宾,没想到今天是当主持人。」

  曾国城说:「那景岚,今天我们就好好配合。」张景岚说:「好的,那就欢迎来宾吧!」

  今天请到的来宾是albee、沛沛、解婕翎、五熊等四女,曾国城说:「欢迎,今天我首次录深夜节目,录不好之处还请多包涵。而且今天来的albee和五熊都是在别台和我搭挡过得,今天你们也要多加油。」

  Albee说:「我今天也是第一次来,沛沛也是,其他人都来过了,还蛮紧张得。」沛沛说:「对阿!第一次和城哥站在一起。」

  曾国城说:「不要这样子,主持人是没有根你们玩游戏的,不要有压力。」五熊说:「只是失败惩罚会很可怕,所以当然有压力。」

  张景岚说:「我知道,不过还是先请大家分配好队伍,猜拳决定,一拳定胜负。」

  四女点点头,一拳定胜,一猜下去后很巧的是albee和五熊一组,而且两女又是别台主持人、然后疯神的婕翎和沛沛一组,这还真是命运阿!然后游戏开始了,而且这次电脑选到地点然后游戏任务也跟着出现,而先完成得人就可以替失败的队伍抽惩罚,而赢的队伍都会有一千元红包。

  知道游戏规则后,大家也开始紧张起来,首先电脑选到大卖场这边,游戏任务是:「利用一千元买到最多东西就获胜。」

  解婕翎说:「一千元耶!大卖场的一个东西有得都好几百块,一千元只能买到几样而已,不过有些东西可以买很多。」

  曾国城说:「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,文具类东西限制买两种而已,不然大家都买文具就好了。」

  「喔!都被城哥想到了。」沛沛叹气了一声。

  曾国城说:「好了,那游戏开始了。」开始后两组人马分别去买东西,只能用一千元去买而已,大家都在二楼看看有什么可以买得,albee和五熊都很仔细看着价钱,不能一口气把钱就花光,沛沛则是会精打细算,还问老闆可不可以杀价,两组人马为了一千元困扰中。张景岚问说:「城哥,你觉得谁会买最多东西回来?」曾国城说:「两组人马都有擅长的优势,无法断定。」

  两组人马买完东西后,制作人员开始分别清点对方买的东西,首先是albee这边,她们买得是一顶帽子、两罐饮料、两件洋装等。接着是沛沛这边,买得是三件休闲装、一件热裤,不过多花了两百元,超出预算,所以由五熊这边女主持获胜,沛沛和婕翎必须受罚。曾国城说:「那么请女主持抽惩罚,看看对方罚什么。」

  Albee去抽惩罚,惩罚是:「在卖场里面置入电动棒十分钟。」婕翎说:「一开始就罚这么重,根以前不一样了。」

  张景岚说:「是阿!这节目惩罚有些都改变了,也跟我之前来时不一样。」沛沛说:「那我们要站在哪边阿?」

  曾国城说:「不然你们就站在男性衣服那站十分钟。」两女点点头,然后张景岚拿红包给五熊两人。

  在男性服饰店后,小穴被插电动棒的沛沛和婕翎站在牛仔裤那,接着曾国城按下电动棒开关,电动棒开始上下抽插,而且强度调三级,抽插得很大力,两女虽然忍住不叫,但是越插越用力,让两女也忍不住稍微发出声,而且引起其他买东西的人过来看了。

  「嗯哼……好…丢脸阿………越来越多人走过来看…………喔喔…………嗯哼………好奇怪阿……电动棒在里面抽插得好用力阿………喔喔喔……嗯哼……不行,会受不了的阿……阿阿阿……喔……丢脸死了……好多人阿……喔喔」
  观众甲说:「婕翎和沛沛,她们不是疯神的演员,没想到会在这里。」观众乙说:「难道她们是参加深夜节目。」来观看得人越来越多了,而且也都认出两人来了,让两人更是害羞,曾国城在将强度往上调一级,四级抽插速度更力道更快了。

  「ㄜ阿………比刚才更快了,好多人在看阿………喔喔………而且都被认出来了…………以后要怎么做人阿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电动棒抽插得让人家好奇怪了阿………阿阿阿……喔喔喔………不行,好像快喷出来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阿………要喷了……要喷了………不行,去了啦………喷出来了…喔喔喔」
  四级电动棒抽插让婕翎和沛沛受不了都喷尿出来了,两人也是脸红得,帮店里清里,然后在去清洗一下,用好后电脑选地点,这次选在农场,一行人来到农场后,这边要进行的游戏是:「农场寻牌比大小」,游戏内容是制作单位会把数字牌放在农场的养牛场里面,两组人马必须去里面拿牌,把数字牌拿到后不能翻开,必须回到集合点打开牌,两组人马一人一张,共两张数字牌,加起来的数字只要比对方大就赢了,赢的那一方不只可以获得红包,还可以喝到最新鲜的牛奶,至於输得不用多说,要惩罚。

  听懂规则后,张景岚说:「制作人员把数字牌放好了,现在只要喊开始,你们去拿牌了。」两组人马紧张,接着曾国城喊「开始」,两组人马就去养牛场里面去拿数字牌。

  沛沛说:「婕翎,必须要好好选,要比对方大才行。」婕翎说:「我知道阿!可是拿到又不能翻开,只能好好挑选而已。」

  另一方面五熊说:「ALBEE,你选好了吗?」albee说:「好难选喔!都不能看数字,也只有碰运气了。」在不能看数字情况下,两组人马仔细挑选,各拿到数字牌后就回到集合点了。

  回到集合点后,张景岚说:「现在两组人马都拿到数字牌了,刚才是沛沛她们输,所以由她们先翻牌。」婕翎和沛沛都先翻数字牌,两人数字牌分别是七和五,加起来十二。接着看albee和五熊,她们的数字牌分别是五和三,加起来八,所以是疯神赢,女主持人受罚。沛沛去抽她们的惩罚,而红包就先交给婕翎。

  沛沛抽到她们的惩罚是:「捆绑住然后被骚痒十分钟。」五熊说:「搔痒,看起来好可怕,尤其是深夜节目的搔痒。」

  张景岚说:「放心,是婕翎和沛沛帮你们搔痒。」婕翎奸笑说:「你们要好好注意阿!」制作单位将两女的手和脚绑在一起,然后曾国城都拿出羽毛和毛笔给她们,然后说:「搔痒惩罚,开始。」婕翎搔痒albee,沛沛用五熊,两人不断搔痒着胸部和下体,也让两女发出淫荡的声音。

  「会养……阿阿阿…………婕翎都搔痒我胸部这边,让我好养阿…………喔哼…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毛笔搔痒得我好奇怪………奶头这边都硬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沛沛拿羽毛骚我阴道………会让我喷出来的……阿阿阿……喔喔……好奇怪………不能自我了………阿阿阿……嗯哼……喔喔喔……养死我们了阿………喔喔」

  Albee呻吟声非常的嗲,不比刘真、冯媛甄、熊熊差,而五熊表情看起来就是怕养的人,而且用羽毛骚痒下体,一点点的尿液就快喷出来了,曾国城说: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得搭挡叫成这样,我也都兴奋起来了。」张景岚说:「我也是看了很有感觉。」

  离十分钟就快到了,婕翎说:「没想到会是换我们去惩罚输的队伍,真是兴奋。」沛沛说:「这样好有快感。」

  「不行,会受不了…………下面快养死了,而且手脚又不能动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…嗯哼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…好奇怪,会受不了……喔喔……时间还没道吗……阿阿阿……不要………喔喔喔……不行了………要喷了………人家要喷出来了………喔喔……喷了………尿出来了……丢脸死了……阿」

  十分钟已到,五熊也被羽毛骚痒到受不了都喷尿出来,解开绳子后,整理一下继续接下来的游戏了。这次电脑地点选在淡水公园这边,坐上车子来到淡水公园这边后,游戏内容是接吐司比赛,两组必须分开各去选两位男生配合,一男一女搭配,将夹到吐司得放在属於你们得队伍的盘子,加计总合看两组谁比较多就赢了,限时一分半。

  沛沛说:「那如果两队平手呢?是要算谁赢?」曾国城说:「如果时间到两队是平手的话,那就没有算惩罚,俩队各有一个红包。」

  听懂规则后,两组人马开始去找男生,四女长相非常好看,所以很快就找到人,等到都站好后张景岚说:「比赛开始。」吐司开始从烘焙机跳出来,必须用脸颊夹住,然后在放进盘子,掉下去就不算了。

  两组人马竞争非常厉害,一分半钟时间到了后,所有动作都停止,制作单位开始去算盘子里面的吐司。算完后,张景岚说:「主持人队共有七片吐司、疯神队也是七片,两队平手。」五熊说:「没想到是平手,这样就不用受罚了。」两队都各有一个红包。

  接下来进行下一关游戏了。

  下一关游戏电脑选号是公园,这样就不用特地绕了,就在这边玩,这次游戏是夥伴来救我,游戏规则很简单,两队人马必须找出一个去溜滑梯的绳子上面被绑起来,而另一个则是必须要去找钥匙去解开绳子上面的锁,最先解开得就是优胜者了,婕翎说:「看起来很简单,但要找到钥匙是很难得吧!」曾国城说:「当然,不然哪这么简单让你过。」

  ALBEE说:「既然这样,城哥和景岚姐也敢一起玩吗?如果你们输也要受惩罚。」张景岚说:「好阿!玩就玩。」曾国城说:「景岚都答应了,我能不玩吗?」两队人马变成三队,被绑在绳子的分别是albee、婕翎、景岚三人,比赛开始后沛沛、五熊、曾国城都去拿钥匙开绳子上面的锁。

  「不是这把、也不是这把」,三人来来回回走了无数趟,但都找不到适合的钥匙,还好现在是冬天,不然夏天都是满头大汗的。

  沛沛去袋子里面拿一个金色钥匙去开绳子上面的锁,终於打开了,沛沛开心说:「我打开了,我打开了。」曾国城和五熊都傻眼,没想到两人都输,接着找到钥匙后打开绳子的锁,张景岚说:「没关系,输了就输了,一起受罚吧!」曾国城点点头,然后去抽惩罚。

  沛沛去抽惩罚,抽到的惩罚是:「请找一位男游客,男游客坐在椅子上,女生则是跨坐他的肉棒上抽插到高潮。」

  五熊说:「我根albee都还要去找人,好丢脸在这边。」albee说:「只能把刚才得男生找回来了,景岚姐你呢?」

  张景岚说:「我找城哥就好了。」曾国城愣了一下说:「那怎么好意思,我会被众多男粉杀死得。」

  张景岚笑笑得,五熊和albee把刚才夹吐司的男生找回来后,三男坐在椅子上,然后裤子脱一半,肉棒露出来,三女跨坐在肉棒上面,曾国城扶着景岚小腰后,三人开始抽插。

  「ㄜㄜ阿………刚才被骚痒,现在换被肉棒抽插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好大根阿…………喔………你的肉棒好大,小穴都还没有插到顶………喔喔喔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城哥的肉棒好大好粗……而且已经这么大了………插得好满……小岚的小穴被城哥的肉棒插得好满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好丢脸………在公园这边做这种事……阿阿」

  男生甲说:「五熊声音好好听,而且这种表情好像波多野结衣,看起来很爽喔!」五熊说:「没……没有这种事情。」

  男生乙说:「没想到albee叫声好好听,让我好兴奋。」albee说:「你好坏阿!」接着继续抽插中。

  「阿阿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好大,小穴被抽插得好爽…………好棒阿………喔喔喔……不行,人家爽起来了………五熊被抽插得好爽………棒死了……人家好爽………城哥,小岚也被你插得好爽……你那粗粗的肉棒把人家干得真爽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喔喔喔…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受不了……人家爽死了阿……喔」
  曾国城说:「景岚,我的肉棒是除了我老婆之外,第二个是用在你身上。」张景岚说:「真的,我好开心阿!那你可以舔我奶头。」

  景岚主动将衣服扣子解开,把胸罩脱掉,曾国城边抽插边舔着景岚奶头,而五熊则是和对方接吻边激烈抽插着,一旁看着得婕翎和沛沛脸都好红。

  「城哥把我奶头舔得好爽……唉阿阿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…爽死我了,五熊小穴被肉棒干得好爽………阿阿喝阿…………喔喔………好满,albee得小穴被插得好满……爽死我了喔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喔……好棒………在继续抽插……继续抽动阿……喔喔喔……好爽………爽死我们了………ㄜ喔阿……喔喔」
  「喔喔喔……城哥肉棒把我干的好爽………小岚受不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喔喔………而且好粗阿……应该也忍很久了………都发泄在我身上吧………喔………奶头被城哥舔得好养好爽……人家受不了………要去了………我们要高潮了……喔喔喔……去了阿……高潮……喷出来了」
  三女同时都高潮,精液都射在外面,把衣服裤子都穿好后,曾国城说:「景岚,你的淫水特别多,你也忍很久了。」

  张景岚说:「刚才看她们惩罚就好有感觉了,但一直都在忍着。」曾国城说:「难怪刚才叫得特别开心。」张景岚脸红得不知道要说什么,穿完衣服后,开始进行下一个游戏。

  电脑选地点依然在公园,而这次游戏是球谁接得多,游戏规则是这样,一个负则丢球,一个接球,在一分钟看谁接得球多就赢了,规则很简单明瞭,曾国城说:「你们可以决定谁要丢,谁要接,先给你们时间讨论。」於是四女分开讨论谁要负责接和丢。

  沛沛说:「婕翎,你对接球有信心吗?」婕翎说:「你也没信心喔!不然就你丢我接好了,我尽量能接多少就接多少。」

  五熊说:「albee,你要丢球吗?」albee说:「你接球很厉害,我会好好丢得。」五熊点点头,决定人选后,丢球得是婕翎和albee,接球得是沛沛和五熊,首先由疯神队先开始,婕翎说:「沛沛,我要丢了喔!」沛沛说:「来吧!」婕翎开始丢球,但婕翎丢得球不是太高,就是太低,沛沛根本接不到。

  沛沛说:「婕翎,丢得尽量在中间一点。」婕翎说:「好。」婕翎开始将球往中间一点丢,沛沛果然接到了,但是也耗了太多时间,张景岚说:「一分钟到。」一分钟到了后,沛沛说:「我们才接四颗球而已。」婕翎说:「沛沛,不好意思。」
  沛沛说:「没关系,说不定对方可能更少。」曾国城说:「乐观真是好事,换下一组。」

  接着换主持人组,五熊说:「albee,球不要握太紧,稍微放松一下。」albee点点头,比赛开始后,开始丢球了,但albee丢得球比起婕翎来说更是乱七八糟,但是五熊是拼命得去接,婕翎说:「五熊好拼命喔!看起来我们应该输了。」

  张景岚说:「比赛原本有输有赢,不要看那么重。」沛沛说:「对阿!还有其他游戏的。」

  一分钟到了后,也不用数了,因为篮子里面超过四颗了,所以是女主持人获胜,获得红包,然后她们去抽惩罚。

  五雄抽到的惩罚是:「赢家舔输家得奶头五分钟。」婕翎惊讶说:「所以是五熊和albee她们舔我们奶头。」

  曾国城说:「没错。」沛沛说:「这样好奇怪,不是找男生,而是让别组女生舔。」Albee说:「我也是郝害羞得。」

  婕翎和沛沛都坐在椅子上后,衣服都脱掉,然后albee舔婕翎,五熊舔沛沛,女生舔女生的奶头,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惩罚。

  被舔了奶头后,两女慢慢发出声音出来,表情看起来更是害羞,因为引起其他人来观看了。

  「嗯哼……albee舔得让我好酥麻,受不了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五熊舔得我好奇怪……阿阿阿………舔得好麻,人家好奇怪………恩恩………albee还不断舔着周围……喔喔喔……舔的技让人家受不了……欧喔喔………受不了………这样子会受不了………好多人在看………丢脸死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都不用作人了……阿」

  Albee说:「婕翎,你的奶头都硬了耶!」婕翎说:「albee,你好讨厌喔!」五分钟时间到了之后,接下来救是进行下一场游戏了。

  电脑选在室外游乐场,坐上车子后来到了百货公司的室外游乐场,而这次游戏是九宫格挑字,游戏很简单,制作单位会给两队一张牌子,牌子上面都有一个成语,但成语字不足,必须去九宫格挑选一个格子将字补进去,补对得人就获胜了,但游戏共有三题,两题答对者就获胜了。

  Albee说:「城哥,那请问一下如果字挑错了话该怎么办?还可以重新挑选吗?」

  曾国城说:「字挑错的话可以重选,一队共有两次免费重新挑选,但两次用完还是选错,还要重新挑字的话就必须付出一点代价,必须重桶子里面选出一个任务做才行,但这样对方就有可能会赢了,所以要好好挑选。」

  听懂了之后,景岚和曾国城都先各给两队第一张成语牌,婕翎得是「声东西」、五熊得是「面埋伏」,两队都走到九宫格面前开始挑选字了,沛沛说:「只要选到击就好了。」albee说:「我们要选到十,但有九个格子,只有九分之一机会。」在这九个格子里面要选到补足成语的字,还真是有点难度。

  婕翎说:「沛沛,我们选左上角第一个格子。」在不知道情况下只能靠运气了,沛沛将格子打开后,格子里面的字是虎,猜错了,必须要重新选,或者放弃,重新选就浪费一次选格子的机会了,而五熊她们选择中间第二个格子,打开后是十,她们成功将字补进去了,然后在去换下一个。

  她们第二个成语是「一毛不」五熊说:「我们这次要找拔,赶紧在去翻格子。」婕翎看到后不认输,然后使用一次免费翻牌机会终於在右下角将击找到,然后在去换下一张牌子,这次她们的成语是「十全十」,沛沛说:「这次要找的是美,我们用掉一次了,还有一次机会而已。」

  Albee说:「我们翻正中间上面那一格。」五熊说:「听你得。」牌子一翻,结果刚好是对方要得美字,这下疯神队也不用找了,婕翎说:「谢谢女主持人队帮我们找到。」结果逆转胜,是疯神队伍获胜,制作单位将红包给沛沛后,婕翎去抽出她们的惩罚。

  惩罚是:「手举高被绑着,然后让赢家舔脚底和脚趾头两分钟。」

  沛沛惊讶说:「什么!舔脚趾头和脚底板,这是她们的惩罚,还是我们得。」婕翎也愣了一下,居然要舔对方得脚底和脚趾头。

  然后albee和五熊得手被绑在攀岩上,婕翎和沛沛就开始低下头舔着两人得脚趾头和脚底板了,脚底板舔了后让两女主持人很痒,脚趾头则是被舔上面都有口水,但两人则是隐忍不出声音。

  张景岚说:「舔脚趾头和脚底板对女生来说不会太敏感,所以她们可以隐忍不出呻吟声,很佩服她们得忍耐度。」

  曾国城说:「虽然是这样说,不过她们表情也是很痛苦得。」五熊说:「被舔得好养,而且还是沛沛舔得。」

  Albee说:「还好今天没有涂指甲油,不然都流出来了。」沛沛说:「我们也是舔得很苦得。」

  两分钟到了后,才将两人放下来,婕翎和沛沛都先去漱口,都清理好后继续下一个游戏了。这一次电脑选得地点是在夜市,坐上车子后来到了夜市,而这次游戏比得是人气考验,制作单位开放三十个游客送花给两队,两队必须眼睛矇起来后,三十个游客会将花放在你们眼前,等到花送完后眼睛睁开,看哪队得花数量比较多就获胜了,输得则必须受惩罚。

  看完规则后大家都吸一口气,虽然是比人气,而且两队知名度还算不错,就看游客会比较喜欢谁了。

  曾国城说:「景岚,你想要玩玩看吗?」张景岚说:「可是这是两队得比赛,我参与好吗?」albee说:「反正你和城哥刚才也有玩过游戏,没有差别。」张景岚说:「那好吧!我也参加,不过我代表我各人。」景岚也根着参加,加上她眼睛都矇起来,原本三十个在多加十个观众,变成四十个比人气。

  曾国城说:「那么请游客开始把手上得花放在你们喜欢得对象上面。」大家分别将花放在两队和景岚面前,一朵接一朵,花越来越多,等到四十个人得花都送完后,制作单位将她们眼罩拿下来,然后开始数了两队和景岚前花的数量,等到数完后开始公佈了,疯神队共得到十一朵、女主持队获得十五朵、景岚获得十四朵,所以是女主持队获胜。

  景岚说:「所以我也要惩罚了。」曾国城说:「当然阿!」接着五熊抽惩罚,红包交给albee,抽到得惩罚是:「在大家面前喷尿。」

  张景岚说:「这也太害羞了吧!更何况我们现在根本没有想要尿尿的感觉。」曾国城说:「你们要服下利尿剂,而且在那台上尿。」

  婕翎说:「好羞耻喔!我们都不用做人了。」沛沛说:「好羞耻的惩罚。」五熊说:「真是不好意思,抽到这个。」

  虽然羞耻但还是要受惩罚,婕翎、沛沛、景岚三人服下利尿剂后,走去台面上,没多久果然有尿液了,三女脱下裤子和内裤后说:「请各位来观看我们得羞耻尿尿。」三女用蹲着,接着开始喷尿了,沛沛最先开始喷,来逛夜市的人都大饱眼福,看到女神在这边尿尿受罚,张景岚说:「好丢脸,为什么我要一起参加这游戏。」

  不断喷尿出来,等到没尿液后穿上裤子和内裤后,游戏也结束了,照惯例制作单位开着车载大家去饭店休息,到了饭店后,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,婕翎躺在床上说:「玩了一天好累喔!」沛沛说:「我们去洗澡,消除疲劳吧!」两女约一约去洗澡,而主持人们都先去餐厅吃饭。

  傍晚九点沛沛和婕翎洗完澡后,在床上滑手机着,接着「叩叩!」有人敲门,沛沛和婕翎以为是曾国城或者是五熊、景岚她们,所以前去开门,门一开后进来的却是两个摄影师,沛沛说:「摄影大哥,请问有什么事情吗?」摄影师甲说:「没有,只是想问你们今天一切还顺利嘛?」婕翎说:「很顺利,谢谢你们。」摄影师乙说:「谢谢不是用嘴巴说得,要用诚意来证明。」

  两女心知他们就是要来做爱得,因为这两个摄影师就是制作单位发过去给她们的,最后到饭店都是要做爱得,婕翎和沛沛都开始吻着摄影师的嘴唇,摄影师的手也往屁股那摸着过去,摄影师乙说:「沛沛的嘴唇很好看,樱桃小嘴喔!」沛沛说:「谢谢。」

  婕翎和沛沛都把衣服脱掉,摄影师也都把衣服脱掉,婕翎背对沙发,让摄影师甲从后面用舌头舔着她得小穴,而沛沛则是舔着摄影师乙得身体。

  「恩………喔喔………我的小穴被摄影大哥舔得好奇怪阿…………嗯哼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屁股还被这样捏着………喔喔喔……小穴都是口水……舌头留下来得口水………喔喔……这样姿势都不能转头看………受不了……会养死得……喔喔喔………欧欧………好养好热……喔喔喔……阿阿」

  婕翎小穴被舔后开始发出呻吟,接着沛沛被带到墙壁上后,脚打大开让摄影师低下头去舔她得小穴,和婕翎互看对呻吟得样子,摄影师甲说:「你们两个叫起来表情真好看。」婕翎说:「摄影大哥很坏阿!」两女边互看对方,沛沛低着然后吻着婕翎,两女不断呻吟着。

  「阿阿阿………好养………这样姿势舔得让人家养养得……会受不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呜………这样子舔下去会很爽的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这样子看着婕翎,觉得她好爽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沛沛,不要乱说……我也是被舔到受不了………阿阿阿……不行……这样下去会很奇怪的………阿阿阿……喔喔」

  摄影师乙说:「小穴都被舔到湿了,看样子你们是很想要喔!」沛沛说:「哪有,不要乱说。」摄影师甲说:「那么我要插进去了。」

  婕翎趴在沙发上,摄影师甲将他屁股抬高后肉棒插了进去,沛沛则是躺在床上,摄影师乙将她双脚弯曲,让她得头被双脚掩盖住,肉棒插进去后开始抽插。
  「阿阿阿………肉棒插进来了,但这样子根本看不到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双脚这样子弯曲将我得头掩盖………根本看不到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ㄜ欧欧……摄影大哥的肉棒好大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小穴都被肉棒用力动着………阿阿阿……好粗鲁阿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喔喔……好爽………插得让人家好爽阿……喔喔喔」
  「摄影大哥的肉棒插得让婕翎受不了…………好大根的肉棒………而且抽插速度好快阿………喔喔喔……嗯哼喔……爽死我了………插得让人家爽死了阿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小穴都啪啪的……嗯哼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喔喔……嗯哼……棒死了……小穴被插到棒死了喔……阿哈……嗯哼………喔喔」
  沛沛和婕翎呻吟不断,让两名摄影师抽插得很爽,摄影师甲说:「婕翎,你叫声真好听,让我好兴奋阿!」

  摄影师乙说:「像沛沛这么可爱的女生,呻吟起来表情多好看,让男人都好想插阿!」接着把沛沛的脚放下来,抓住她得脚前后抽插,而婕翎趴在摄影师身上抽插边接吻。

  「好爽好棒阿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阿阿………被干的好爽,摄影大哥把我们插得好爽……继续用肉棒干我们小穴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…嗯哼………爽死我们了………阿阿………好棒阿……肉棒虽然不粗,但可以插进去小穴里面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ㄜ阿阿………棒死了………阿哈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继续干我们………用肉棒继续干我们……喔喔喔」

  「太激烈……被摄影大哥拉着脚这样子激烈前后抽插太激烈了,我会受不了………但是我好爽阿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好棒,我好爽阿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棒死了,你的肉棒插得我们好爽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喔喔喔……好棒好爽……用力抽插………喔………干得很用力………好爽阿………棒死了……喔喔喔」
  婕翎和沛沛越叫越淫亮,沛沛表情更是迷人,摄影师乙把沛沛抱起来后,沛沛就跨坐在肉棒上,边互吻着边抽插,婕翎躺在床上后,摄影师甲躺在旁边抬起她得脚抽插还捏她得胸,接着还舔着她耳朵,让婕翎叫声越来越荡,摄影师也越来越兴奋了。

  「嗯哼………嗯哼………喔喔喔……肉棒好大,人家好爽阿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…会受不了……会受不了阿…………阿阿阿……耳朵还被舔,人家养死了…口水一直流下来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好爽,被干的好爽阿………喔……阿哈……阿哈………好棒阿……比刚才更用力了……这速度太快了……人家会受不了………阿阿阿」

  「干死我……用肉棒干死我们………喔喔喔……我们太爽了,爽到不想让你们把肉棒拔出来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阿……继续用力干我们………我们好想要阿………喔喔喔……棒死了………在继续干我扪………ㄜ阿阿……要去了………摄影大哥,我们要去了……喔喔喔………要高潮了………阿阿阿……喔………去了……去了」

  两女都被抽插到高潮后,摄影师真的变成射影师,将精液都射在她们身体上,摄影师说:「谢谢你们,我们都好满足。」

  婕翎说:「我们也都很满足。」沛沛说:「对阿!我们很满足。」说完后两女也都累倒睡着了,两个摄影师也离开了。然后在看看另一方面了。

  吃完晚餐的曾国城洗完澡后,在床上和老婆用手机聊天,过没多久门外听到:「城哥,我们可以进来吗?」曾国城说:「可以。」

  门一开走进来后曾国城一抬头看,整个人都傻了,连忙用手机跟老婆说晚安后继续看着,走进来得是张景岚、五熊和albee三人,而且三女都穿着性感的圣诞装。曾国城说:「你们穿这样子是要做什么?」

  张景岚先走过去坐在曾国城大腿上说:「城哥,今天和你搭挡真开心,以后不知道会不会和你搭挡到,所以今晚给你一个大礼。」

  Albee说:「城哥,今天还好是你主持,玩得很开心,我们商量好今晚要好好陪你的。」

  五熊说:「对阿!平常你都这么照顾我们,今晚换我们来报答你了,今天晚上三个女主持人和你这个男主持人一起做爱。」

  曾国城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,但是身体反应却也骗不了人,曾国城说:「那就不客气了。」一王三后的游戏在这房间里展开。

  三女都趴在床上后,曾国城先用电动棒插进去三女的小穴,强度调到四,然后站在她们面前说:「你们要好好舔,谁舔得最好,我先插谁。」「一定是我、一定是我」三女争先恐后开始含着曾国城的肉棒,让他的肉棒越含越大越粗,三个女主持人边含还要忍受电动棒的震动,边呻吟着。

  「喔喔喔………这电动棒在里面旋转好强………但是我们想要城哥的肉棒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喔…………好爽……好棒阿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嗯哼」

  曾国城说:「五熊表现很好,等等就先插你。」五熊说:「谢城哥。」曾国城说:「不过你们先把这媚药服用下去,让我看看你们发情的样子。」三女不疑有他,都服用媚药后,果然一个个脸色发红,表情也都更荡了,曾国城先把景岚的双手举高铐起来,然后先插五熊的小穴,而手指则是插着albee,两女都发荡呻吟着。

  「喔喔喔………城哥的肉棒好大好粗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……好棒阿……小穴被干的好爽………阿阿………我的小穴被手指抽插着……虽然我想要肉棒……但先用手指也不错……喔喔喔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…棒死了…城哥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好爽……我被干的好爽……求你…不要停…喔喔」

  张景岚一脸发荡说:「城哥,我也要,我身体好热阿!」曾国城说:「你是最后压轴,所以你先自己发荡一下。」albee和五熊都舔着曾国城的身体,曾国城躺在床上后,五熊屁股对着他的头坐下去,而albee则是跨坐肉棒上面,两女一个被舔小穴,一个跨坐肉棒,不断呻吟,albee表情更是发荡,而张景岚则是忍受那欲火看着曾国城和两女做爱,小穴不断动着。

  「阿哈……阿哈………小穴被城哥舔得好爽,虽然这样被舔好养,会受不了………但是好爽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阿阿………城哥的肉棒好大,albee得小穴都被插得好满………好粗阿……喔喔喔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…被城哥的肉棒干的好爽………ㄜ阿………棒死了……人家会爽死得………喔喔喔……阿阿」
  Albee得呻吟声是如此嗲,不管是哪个男人听到这声音都会兴奋得,而五熊这么怕养的人,这样子被舔小穴让她受不了,两女躺在床上后,肉棒抽插着五熊,然后albee走到景岚面前说:「景岚,很热吧!我来帮你。」景岚说:「你要做什么?」albee淫荡的笑着,然后摸着景岚奶头舔下去,让景岚也跟着叫了出来。

  「喔喔喔喔………albee,你舔得我好养,受不了……太突然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阿阿……你怎么会舔我奶头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受不了……我受不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阿阿……城哥的肉棒插得我好爽………五熊被抽插得好爽好棒阿…………城哥,用力干我………爽死我了………阿阿阿……喔………被干的好爽」

  曾国城说:「你们服下媚药后,一个个都变的荡起来了,真是让我兴奋。」张景岚说:「城哥,我也想要,albee一直舔我,人家会受不了。」albee说:「等五熊干好后,就换你了,既然你不要舔,那换这样子。」albee用手指抽插景岚的小穴,让景岚叫声不断,而五熊也被抽插到快要高潮。
  「阿阿阿………太爽了,城哥的肉棒把我干得好爽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…好棒阿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在用力干我,人家好想要用力被干……喔喔……爽死我了………城哥的肉棒好粗好大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好爽…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喔喔喔………阿……要去了……我要高潮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太爽了……城哥肉棒把我干得太爽了」

  「ㄜ喔喔………好棒……五熊被干的好爽,城哥不要停下来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阿………好爽,越来越粗了,好用力阿………喔喔喔……用力干我……人家想要你用力干我……喔喔喔………阿哈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太爽了……爽到要去了……城哥,我要高潮了……要去了……喔喔喔……喷了……高潮了」

  五熊被抽插到高潮后,曾国城说:「把景岚放下来吧!」albee将绳子解开后,景岚马上扑过去跨坐在曾国城肉棒上,曾国城说:「景岚,这么渴望被插阿!」张景岚一脸发荡的说:「是,看到你们做爱,我受不了,快干我吧!」曾国城抱着景岚边抽插边走动,而albee和五熊则是互相趴在对方身上舔小穴。

  「终於换我了………阿阿阿……城哥得肉棒终於插到我了…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喔喔………好棒阿,被干的好爽阿………快疯啦,小岚快被干到疯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城哥的肉棒好粗好大阿……喔喔喔……干得人家小穴爽死了………阿阿阿……继续干我……用你得粗粗肉棒继续干我……喔喔喔…阿。」

  「我根albee互舔小穴好怪阿………阿阿阿……女生舔女生,羞死人了………ㄜ阿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好爽……小岚的小穴都淫湿了,而且这样被城哥抱着好温暖阿……喔喔喔……爽死我了………阿阿………好棒好爽阿……继续用肉棒干我………喔喔喔……棒死了………不要那么快高潮喔……喔」

  曾国城说:「景岚,你叫起来比albee好听,也让我肉棒一直兴奋。」张景岚说:「那就一直干我,把我当母狗干下去。」

  Albee说:「不行,城哥的肉棒只插过我一次而已,我还没享受到高潮。」曾国城说:「不要急。」服用媚药后,三女变得非常渴望肉棒,一个个都看着曾国城。三女躺在床上后,曾国城的肉棒先插albee小穴,五熊和景岚则都是被性爱机器抽插着,三女不断呻吟。

  「阿阿阿………换我被插了,albee好开心…………阿阿阿…………好爽,城哥的肉棒好爽阿…………棒死了,人家小穴棒死了………阿阿………太爽了……好棒阿………好爽阿……继续干我……城哥,用你的肉棒继续干我……喔喔喔……好棒……好棒阿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干得好用力阿………嗯哼……喔喔喔……喷了」

  Albee被干到喷尿出来,接着又换五熊了,肉棒抽插到五熊小穴里面后,景岚在曾国城后面抱着他,然后用舌头舔着他的耳朵,甚至还吹气,曾国城说:「景岚,你这样子会让我受不了。」张景岚说:「城哥,你的背好结实阿!」景岚边摸着他的背,边用舌头舔着,看来发情又发荡的景岚渴望着被干。

  把五熊干到高潮后,张景岚说:「换我了吗?」曾国城说:「期待吧!又干到你了。」景岚的小穴跨坐曾国城肉棒上,然后自己动着。

  曾国城说:「景岚,发荡的你根一个痴女没什么两样。」张景岚说:「那这样子得我你喜欢吗?」「感觉还不错。」曾国城淫笑着。

  「喔……好粗,城哥的肉棒好粗好大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…小岚好爽阿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…嗯哼………这样子动你很舒服吧!喔喔………嗯哼………你的肉棒把我干得好用力阿……喔喔喔……爽死我了……你得粗粗肉棒把人家小穴干得好湿……呜阿………ㄜㄜ阿………干得真用力……但也被干的好爽………喔喔喔」

  张景岚躺下来后曾国城开始用力干着她,然后还舔着她得奶头,甚至还用手指去弹着奶头,让张景岚叫得更淫荡。

  接着张景岚趴在地上,让曾国城骑着,景岚越叫越淫荡了。

  「ㄜ阿……好用力,比刚才更加用力阿…………干得人家小穴好爽好棒阿…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……在继续干我,城哥,用你的肉棒继续干我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好爽好棒阿……你的肉棒好舒服好粗暴……人家喜欢你的肉棒………阿阿阿……喔喔………嗯哼……用力干下去……喔喔喔」

  「奶头被舔得好爽,继续吸………喔喔…………小穴都啪啪响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爽死景岚了………景岚被城哥的肉棒干到爽死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好用力………干得好用力……阿哈……爽死我了………喔喔喔……城哥,更粗暴一点………对景岚在更加粗暴一点……喔喔喔……好爽…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喔」
  曾国城说:「景岚,我准备要高潮了喔!」景岚说:「好,让我们同时高潮。」把景岚从床上拉起来后,架着她得双手,肉棒不断狂抽插她,让景岚一直叫不停。
  「阿阿阿阿…………爽死景岚了,城哥的肉棒把景岚干的好爽………喔喔…………不要停下来,求你不要停下来………喔喔喔………还要更多……我还要更多……喔喔……爽死我了阿……人家好爽……被干的好爽………好棒阿………爽死我了………要去了………城哥,让我们一起高潮………喔喔……高潮了……也喷出来了」

  最后景岚终於高潮也喷尿出来了,曾国城说:「今晚一整个太累了,终於让你们三人都高潮。」

  张景岚说:「城哥,今晚我很满足。」曾国城点点头,然后就睡着了,而景岚也跟着睡着了。

  隔天早上大家收拾好行李后都在饭店后集合,曾国城说:「昨天想必大家都玩得很开心,我也是玩得很开心。」

  张景岚笑笑没说话,但是脚站不稳,里面有东西在影响她,婕翎说:「是阿!大家都玩开了。」

  曾国城说:「那大家就准备坐车回去了。」「好。」大家都坐上车子。
  景岚把曾国城带到旁边说:「城哥,我快高潮了,可以把机器跳蛋拿走了吗?」曾国城把景岚内裤脱掉,里面装着震动跳蛋,而且他还把强度调到五,将震动跳蛋拿开后,景岚也高潮了,曾国城说:「我还要留在这边一天录外景节目,你们先走吧!」

  张景岚说:「那这样我也要留下来。」曾国城说:「你留下来该不会是……」景岚说:「回到家又要一个人,感觉太空虚了。」

  听得懂景岚话意的曾国城,也只能将她留在这边,然后曾国城请制作单位将来宾送回去后,和景岚留在饭店这边,深夜节目到此结束,期待下一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4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